<rt id="ymkg4"><small id="ymkg4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ymkg4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ymkg4"></acronym>
<rt id="ymkg4"><xmp id="ymkg4">
<tr id="ymkg4"><optgroup id="ymkg4"></optgroup></tr>

"食安封簽"能否真正為外賣系上安全帶?

2019-11-06 13:08:18來源: 中國食品報網

  近日一則外賣小哥向餐盒內吐口水的視頻流傳網絡,再次引發人們對外賣食品安全的關注。為保障安全,國家監管部門相繼采取一系列措施,推廣“食安封簽”就是其中之一。今年8月,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宣布加大“食安封簽”推廣力度,以美團、餓了么兩大外賣送餐平臺為主要渠道,今年向餐飲商戶發放500萬個“食安封簽”?!笆嘲卜夂灐笔欠衲苷嬲秊橥赓u安全加上一道保險?業內又是如何看待“食安封簽”的作用呢?

  理論上可快速追責

  所謂“食安封簽”,是指為保證食品安全,防止外賣食品外包裝在配送過程中被拆啟所用的一次性封口包裝件?!笆嘲卜夂灐本鶠橐淮涡杂闷?,一旦被外力破壞便不可復原,消費者可據此判斷外賣在送達前有沒有被拆封。

  根據不同印刷內容,“食安封簽”可分4種版本:一是商家個性版,如肯德基等企業自行設計的“食安封簽”;二是送餐平臺通用版,由餓了么、美團等平臺設計統一樣式,供在線商戶使用;三是商戶定制版,由送餐平臺設計基本樣式,再由商戶添入個性要素;四是公益宣傳版,由上海市食藥安辦、上海市市場監管局設計、免費發放。這種“食安封簽”上印有“買安全外賣 看食安封簽”等字樣。

  上海市市場監管局今年8月宣布加大“食安封簽”推廣力度,以美團、餓了么兩大平臺為主要渠道,今年向餐飲商戶發放500萬個“食安封簽”。該“食安封簽”主要有兩種樣式:長條形的粘紙主要用于塑料袋,圓形的粘紙主要用于紙袋。

  美團點評政府事務華東區副總監王斌說,過去面對外賣異物的責任歸屬,商戶和送餐員經常扯皮,商戶說送餐員在送餐過程中動了手腳,送餐員則說是商戶加工食品的環節出了問題。有些時候,商戶和送餐員還會認為是消費者收到外賣后從中作梗,想借機索賠。

  真要理清責任,往往要耗費大量的舉證成本,還有可能因為事發時間太久,結果不了了之。理論上,設置食安封簽后,送餐員、消費者在接餐時均可以確認外賣有無問題,一旦發現問題,責任便可以快速明確和追溯。

  可持續性令人擔憂

  “食安封簽”雖好,也有業內人士存疑:在沒有任何規定強制使用的前提下,等500萬個免費“食安封簽”用完后,送餐平臺或在線商戶是否有動力持續采用?

  餓了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內部人士坦言,雖然政府部門倡議,平臺積極響應,主動采購了一大批“食安封簽”并免費派送給在線商戶使用,但不少商戶并不領情,任由這些“食安封簽”堆在店里積灰。

  談及原因,許多商戶抱怨每天燒菜、打包外賣已經忙得不可開交,放一個“食安封簽”看似輕松,但感覺多此一舉,畢竟這不是強制要求的。

  “食安封簽”在基層遇冷,還有一個關鍵原因是“成本”。王斌透露,如果“食安封簽”的成本完全由在線商戶負擔,單個成本將隨采購量多寡浮動,“假設一次采購十幾萬個,平均每個成本可降至0.03元左右;采購量很少的話,單個成本可能超過0.1元?!?/p>

  假設一家平臺在線商戶日均送餐量200單,且每單打包時都會用一個“食安封簽”,那么1年需采購7.3萬個“食安封簽”,如按每個0.03元計,1年要為“食安封簽”支出2190元。如果商戶為難,那么外賣送餐平臺會不會“埋單”?

  有業內人士質疑,如果商戶或平臺承擔了“食安封簽”成本,會不會轉嫁到消費者頭上?比如通過菜品漲價方式來“彌補”成本,并將原料、人力等成本上漲作為應對理由。雖然餓了么和美團方面均回應稱,平臺無任何允許商戶向消費者收取“食安封簽”費用的設置,日后也會加強告知和宣傳,嚴禁商戶借食品安全名義向消費者收取額外費用,但落實到商戶頭上卻很難說清。

  “盡快入法”的利與弊

  不少消費者會有疑問:如果“食安封簽”是個好辦法,為何不在上海全市范圍內要求所有外賣單位強制執行?

 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聯合會會長顧振華說,目前尚無一部食品安全的法律法規或標準提及“食安封簽”問題。將“食安封簽”入法,或建立相關標準,對于企業和商戶來說,投放和使用“食安封簽”才會有可操作性。

 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仲徐惠透露,受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委托,他們正在起草《外賣食品消費糾紛解決指南》。這是一個類似于行業自律規范的指導性文件,鼓勵外賣食品消費過程中的參與人員協商約定使用該指南,確定彼此的民事權利與義務。

  上述草案中有相當部分的條款涉及“食安封簽”,比如明確消費者因網絡餐飲服務第三方平臺提供者、餐飲服務提供者、配送人員不規范使用食品安全封簽受到損害的,可向相關責任方請求賠償損失;食品安全封簽在消費者簽收前已經被破壞的,消費者可選擇無條件退貨等。

  上海市市場監管局食品協調處副處長陳艷說:“相比法律法規或標準,指南只是一種指導性文件,沒有強大的約束力,但立法是有過程的,我們希望拋磚引玉,為將來的立法提供參考?!?/p>

  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王全弟認為,最好是立法明確,但現階段沒有立法,不能代表這件事情就沒有做的必要?!笆嘲卜夂灐钡拇_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,但平臺和商戶應當從全局考慮,好好算這筆賬。是省這些錢,等到發生問題無法明確責任,導致消費糾紛遲遲無法解決,進而影響商譽劃算;還是花這筆錢,讓消費者放心地享用外賣,進而增進品牌形象劃算?答案不言而喻。

  上海市消保委副秘書長唐健盛則認為,“食安封簽”本身是件利于促進社會食品安全信心的好事,但現階段并不是急著立法的好時候。他說,“食安封簽”從誕生至今只有很短時間,許多問題需要通過不斷試錯才能有逐漸清晰的答案。比如,目前什么是“食安封簽”都沒有明確界定,有些商戶使用的訂書釘、透明膠等算不算簡易版“食安封簽”?又比如通過判斷“食安封簽”是否完好,就真的能清晰界定外賣中異物的責任歸屬?假如“食安封簽”被破壞過但又有人換了個新的呢?又或者餐食本身沒有食品安全問題,只是“食安封簽”在不可抗力下壞了呢?在動用立法資源之前,這些都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。

  (周巖 綜合整理)


  編后

  在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問題上,行政和立法,無一可以缺位。有時,一些貌似“行業問題”的事,其實是極端個案、局部問題,有關方面仍下意識地動用大量行政手段,輿論也動輒呼吁立法規范,看似“立竿見影”,卻未必“一勞永逸”。

  行政手段和立法資源,背后都有成本。動用多大的成本,解決多大的問題,這是一筆“賬”,何況有時還存在“上有政策下有對策”的情況,一些特定的制度是否可以持續,是個未知數。

  社會秩序不僅由條條框框的法律和行政手段來規范,更多情況下還會受到軟性的公序良俗、市場規律影響,這些“看不見的手”復雜、細微但真正有效。

  法律手段、行政手段正因重要而珍貴,所以更應審慎行之,讓有限資源用在“刀刃”上,杜絕“浪費”和“濫用”?!笆嘲卜夂灐笔欠褚M快入法,還是要順應公眾需求,深入實際調查,才能做出定論。

0
0

我來說兩句

午夜电影网,三级a午夜电影,午夜手机版理论片